韶怀

一个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的咸鱼

【凹凸男神X你】缠


※其实是男神以及男神的性转X你

※ooc严重

※含帕/佩/安/嘉/雷

【帕洛斯】

她看着铁链,似是不解的歪过头,而后明白了什么般轻笑出声,将右手比作枪的模样,抵上脑袋

“bong~”

扣下扳机

……

若初次见面,对她的印象绝不会差到哪去

但是呢……

——疯子

因口中存有异物不能说话,死盯着眼前白发女人的背影,许是情绪太过强烈,她放下烙铁,转身逼近

“知道吗?”

伸手挑起下巴,与你对上视线

“他为找你做了很多无用功呢”

拿出布料,在你想要开口时用食指按住唇瓣

“嘘……”

“乖,安静”

抚上脸颊,俯身轻吻额头

“你只是能我的东西”

【佩利】

“……”

面对她阴沉的脸,只能保持沉默

拥住你的手臂紧了紧,身旁之人在这诡异气氛中也开始烦躁起来

“你tm谁啊??????”/“放开你的手!!!!!!!!”

几乎同时出声

“哈??????”/“哈??????”

“那、那个……”

“找死吗你??!!!!”

“来啊——我会怕???????”

你的劝阻完全被无视了

……

“嘶……什么时候的交男朋友——怎么不告诉我?”

“前几天……”

清理她身上的伤口,顺便将绷带换新

“以后小心点啊”

忍不住叮嘱

她是你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你们的相遇,就像英雄救美

尽管这个“英雄”也是女性

“知道了——所以为什么要瞒我啊”

【安迷修】

“这个吗”

“?!”

你够不到的东西被拿走,顺手臂望去,看见了一个人

棕发散在肩头,有着温润微笑的美丽女人

见你转头看向这里,她眨眨眼,将东西递过来

“我是这里的管理员哦,以后有什么需要找我就可以了”

收下,抱入怀中,连她离开都没有察觉

那是怎样美丽的人啊……

捂住脸颊

……

“喂……”

飘散的思绪被强制收回,你茫然地抬头,呆望着这个男人

“以后不要在这里睡觉”

被抱起时,自然的环上脖颈

将记忆中的面容与其重叠

……是女人吗?

已经记不清了

——还在里面的人估计都已经被烧……

——喂!!别冲进去!!!!!!

【嘉德罗斯】

——来晚了

等她到达时,就只有跪在血泊中的你

吸入肺部的空气令人作呕

“哼,无聊的感情”

无视你撕心裂肺的哭喊,上前揪住你的衣领,径直拖走

“吵死了——”

……

“他就那么令你难忘吗”

娇小的身体散发无尽的威压,她看向你,发出命令

“我不需要废物”

“……明白了”

【雷狮】

“男人啊,”

“千万不能相信哦”

虽非完全赞成她的话语,但你还是点头表示明白,伸手试图拦下她倒酒的动作

“先不说这个,你别——”

“噗……你之后会懂的”

见你拿走酒杯,她也面不改色,直接用瓶子喝了起来

……

“哼~?”

“你可是好久没来了”

久违的场所,她依旧是人群中心

将那男人递来的酒杯抛开,走到你面前

“现在能懂我说的话了吧”

从头打量到尾后,她会心一笑,指尖抹干你花掉的眼妆

“……”

“你又喝了多少酒”

“啊——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开心吗”

牵引着你的手,洁白且纤细

无法让人联想到……

……

“你被拘捕了”

……

接受着他难得的夸奖,脑中却止不住想起那个女人……

到最后都在笑

——“真是恭喜你了”


※目前就这些——之后如果可能的话会写全员

※不过也快开学了嘛

※三年后见?

【凹凸男神x你】溺毙 · 二

OOC严重

※可能会是all……?

“到底是为什么要把这女人带回来啊——”

“走了,佩利,难道你没见过女人?”

咒骂声逐渐远去,躺在床上的人抬起胳右臂,盖住双眼

“麻烦……”

记忆从匕首捅进胸膛开始就模糊起来,像是有意识的压制,阻止将那真像显现

若是那时被解决也算不错,但现在不知为何被带来这里,或许那些人只是想逗猫也不一定

掀开被子,翻身落地,该怎么逃出去,这是个大问题

窗户打不开,如果强行突破……他们耳朵肯定没问题

右手抓住把手,细小的藤蔓顺掌心爬出,深入锁孔

轻响过后,推开木门

刚好与不远处的金发男人对上视线

“——”

植物缠住脚踝将他拖在原地,张口的瞬间扑过去捂住嘴

虽然这大块头倒下的声音不是一般的大

‘完了……’

怔愣时被掀翻在地,后脑遭到重击

在满心不甘与他毫不留情的嘲笑中又一次昏厥过去


……


“所以我说嘛——早该把她绑起来了”

“这么粗鲁小心以后没有女朋友哦,蠢狗”

身体被粗绳缠住,后背贴紧墙面,完全无法动弹

像是不曾听见交谈般安静,做着无声的抵抗

即便预料到这种结局,也不能坐以待毙……

塞在口中的布料被拿开

“你——”

“我允许你留下来”

疑问还未抛出便被黑发男人打断,用着绝对的语气,不容抗拒,嚣张至极

“昔拉,大赛排名第15位,如何?”

加入他们的确是没有任何坏处,舌尖滑过下唇,润湿干涩到开裂的皮肤,况且这次决定关乎性命

没人会自寻死路

抿唇,略微思考后缓缓开口


……

睁开眼睛,天花板依旧陌生,身上的痕迹也未消去

那绝对是最痛苦的捆绑经历,大腿仿佛要被生生勒断

不担心叛逃,因为根本没有那种力量

与海盗团为敌……至少现在还不行

起身检查衣物,没有发现异常

深吸气,僵硬地推开房门

站在走廊尽头的男人是帕洛斯,他察觉到响声,转头冲你笑了笑,不……这表情与平常相差无几,仅仅是不曾褪去的温柔假象而已

“感觉怎么样?”

“……很好。”

短暂犹豫后给出答案,右手不自觉的握紧门把

“哎——?是吗?”

他离开窗口,缓慢靠近,故意拉长语调,似是惊讶的睁大眼睛

“你在紧张什么?”

明明是一副正常不过的表情,却依旧感到压迫感逼近

“呵……我可不会吃掉你”

※写的比想象中长很多……害怕(抖)

※大概依旧会是海盗团主场

※不定期更新个人番外

【凹凸男神x你】溺毙 · 一

※大概会是all……

※第三人称

※以及女主的名字……私心设定是有的不过你们觉得不好带入我会去掉,或是尽力不让它出现

断肢散乱在血泊之中,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现在,努力活下去吧——”

掺杂着电流音的广播声戛然而止,原被掩盖的绝望哀嚎冲进脑海,指尖泛白不自觉地抠破皮肤,想要停止悲鸣却仅是徒劳

发丝被凝固的血块连结,灼烧感还未完全褪去,早已面目全非

又有人倒下,尸体被撕裂,压抑几乎破口而出的尖叫,摇晃着站起身

——活下去

只有这一个念头


……

草地的清气掠过鼻尖,冲淡了血腥

呼出一口气,拍开身上的土屑

最近总是想起那些事,明明已经过去将近十年了

皱皱眉,甩掉本不该存在的想法

轻吻缠绕上腕部的藤蔓,倾听漂浮于空中的微弱声响

“……啧”

‘异常麻烦的家伙’

……

勉强挡下一击,力道之大令她手臂发麻

转动手腕,快速挥开,利刃如愿划破皮肤,露出一片惨白

“他估计是不行了吧……”

“快点结束啊……”

“干脆点不行吗……”

人们对此指指点点,讨论声不断传入耳中

对面男人的模样……

小腹上的伤口因运动而裂开,滑出一小段肠肉,全身各处的刀痕均是深可见骨

——“如果不杀了他,死的就会是你哦”

——“啊——你不杀他的话,在你之后,我还是会把他杀死的”

脑中回荡着那人的话,如同免罪符


……


闭眼,大量植物破土而出,短时间内在面前合成了围墙

向后翻滚避开那人突破墙壁击中地面时扬起的碎石

“就凭这种东西也想挡住我?????”

“你太心急了,笨狗”

“……看来比想象中要棘手,大哥”

“不要为这种鶸浪费时间,速战速决”

抬眸,看清他们的轮廓,抬起贴于地面的右手,绿光乍现

“真是意外……”

疯长的藤条划破掌心,随着血液渗入,植物运动也越发迅速

无论怎么看都没有活下去的希望

——脱离人群的选择是错的吗?

微弱的气流拂过后颈,前扑躲开而后转身,握住其中一根向那甩去,被打中的人化为黑雾散开

还未稳住身形就感到腰部传来的剧痛

掌控藤条拽开男人,顺手掏出绑腿中的匕首

在植物碎裂时偏头避开攻击,用力刺入他的胸口

tbc.

※我……又挖了一铲子

※啊啊啊——填不完了啊——!!!!!

※帮我踢下凳子谢谢

※不懂设定的看这里↓
在第一段里是让一堆孤儿自相残杀挑选最终的实验体(最后并不是只留下一个),女主失败了,最后躺在地上勉强还剩一口气被人发现卖到了杀手组织里,第二短插入讲的是被迫杀人
还有不懂的直接评论问吧……

【凹凸男神x你】女巫小姐·叁

※ooc有

“关于公主殿下之类的……”

挥动魔杖,将堆放在桌角的书籍依送回架上。

“最先想起的肯定是龙吧。”

公主、勇者、龙,早已读腻的故事。

被所有书籍描绘得十恶不赦的龙,实际并没多少人亲眼见过,仿佛约定俗成般给那美丽的生物蒙上灰尘,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前辈的描述与你曾确实接近过。

阳光映上龙鳞时的耀眼,与他飞翔在天空中的模样

美丽,强大,沉淀漫长岁月的……紫色眼眸

彼时尚幼,无知无畏,相遇的美好,深刻在记忆深处

想到这里,不禁勾起唇角

“你笑什么????”

可能发呆时间过长,你感到额头被敲了一下

“没什么”

拍开手,揉揉有些钝痛的额头

“力气真大”

……

“这次赏金挺多的哎,你不去?”

“……不去”

将武器收好,银发男人拒绝了建议

“那可是龙啊,如果是你肯定没问题——”

无视他的话,指尖不自觉的敲打着桌面

‘龙’

缓慢闭上眼睛

……

——“啊——魔女吗”

——“将罪恶斩尽吧,这一切都是为了上帝”

——“您说呢,安迷修大人”

凝视摇曳的烛火,回想着方才与那些人的对话

室内仅剩这一点光源

除去蝉鸣,便无法听到其他声响

——……当然会根除

将火苗熄灭

※我决定填坑了

※至少把这篇填完再说

【安迷修X你】君王

“这世间的一切,均掌握在妾身手中”

“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除了——”

“爱”

“我忠诚的骑士啊,去找到它,来献给妾身”

……

“你此行的目的呢——安迷修”

坐于王座之上,你俯视着跪在脚边,神情温柔的男人

“陛下,您要的东西……”

他吻过你的指尖,抚上手背,将手掌轻按在胸口

“它一直在这。”

爱……?

有什么在掌心下跳动,灼热且充满生命力

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得到它的人,会感到无比满足”

与母亲的话语截然不同

……

“你可知罪”

……

整洁的骑士服被磨破,于刑台之上,他抬头仰望,面带微笑,一如往日向你宣誓忠诚的模样。

“……”

钟声敲响

顷刻间,火焰便将那身影吞没

心脏如同终于开始运作般,止不住抽痛

扶住栏杆,勉强维持站立

想要抛开一切,将压抑在喉间的什么东西发泄出来

却仅仅是张开口,再无其它

或许在那瞬间确实感到了名为“爱”的感情

但……

“你骗我……”

近似哭泣的呢喃

并非满足,而是愈发空虚

——“它一直在这里,我的陛下”

依稀记得,那日在掌下,炙热跳动着的心脏

——“胡说,明明什么都没有!!!”

——“不!我怎么敢……”

END.

我差不多就这样吧

该说是瓶颈还是什么东西

……

本来是想写一个系列的,结果其他几篇憋不出来了

【雷狮x你】生不逢时


“那个公主……”

“真是可怜呐……”

“居然就……”

“样子太惨……”

踏上久违的故土,坐在酒馆一角,听旁人闲聊时,他却突然顿住,劣质酒杯的碎裂声引来不少视线。

……

‘被所有人爱着的,不幸的孩子。’

或许他没资格这么说,因为这仅仅是直觉的判断。

柔和的笑,一举一动都完美到无可挑剔。

只有那眼里透着若有若无的死气。

无视示好,转身离开,留她一人呆愣着站在原地。

“!!!”

“没事的,或许殿下他可能是有点不舒服,想要早点退场而已……”

传入耳中的交谈声让他失笑。

虽然依旧惊讶,但还是给那些家伙了一个台阶。

——让人火大。

她的全部,都看不顺眼。

虽然如此——

在那与卡米尔聊天,并显得格外愉快的,也是她。

“貌似不是金丝雀呢……”

在疑惑的视线中走上前,终止对话。

“雷狮。”

亲自报上了名字。

“——”

……

也许私心作祟,时间定在了那天之前。

——“带我走吧,雷狮……”

海风从身旁略过,洁白的礼服下摆随之扬起。

盘发稍显凌乱,那除微笑外空无一物的脸,覆盖了肉眼可见的阴霾。

——“……”

无言的回答,却仿佛在瞬间刺破耳膜。

杂乱的噪音响彻整个脑海,余下的话语融入气流中,而后散去。

——“我懂了,那……”

——“永别了。”

……

遗失之物的光芒逐渐微弱,直到隐于尘埃,再也无法发现。

彼时为她作出的选择,现在看来真是可笑的离谱。

END.

※之后可能会把卡米尔视角的写出来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咸鱼瘫)

※看不懂的话和之前一样,直接问我就好了

看起来好像写的还是很模糊……

开头那段是雷狮他回雷王星后在酒馆喝酒随便打听一下消息,中间那段是雷狮和你的初遇,最后那段是雷狮他们准备离开雷王星的时候
算是倒叙吧
最后私心作祟以及那天之前
那天,是你的订婚宴
私心嘛……

【佩利x你】巷

※ooc有

那日同往常一样,鸟鸣清亮,初开的花朵上还留存有几滴露珠,你拿着盛满少女美好幻想的篮子,穿过小巷,推开大门,

展露在面前的,

只有尸体。

……

墙角依旧爬满青苔,时间仿佛没有在此处留下任何痕迹。

眼前熟悉的景物逐渐与脑海中浮现的记忆重叠,只有空荡的右手提醒着,他早已远去的事实。

抚过曾依靠着的老墙,踏上曾共同走过的石板,却都还原不出他的模样。

眼睁睁地看着笑颜逐渐淡去,为挽留而伸出的手,什么也没碰到。

……

“原来你也会喜欢这种东西吗。”

不去理会旁人的嘲讽,他像是受到什么刺激般,猛的收回无意中探向花茎的手。

幼小的生命因方才的气流摇晃着,花瓣轻颤,残存的露珠滚下,触及地面,而后碎开。

只是感觉在很久以前,有那么一个人。

如水清澈,美好,脆弱。

END.

※听着 青石巷 写出来的

※很短

※之后有灵感的话会扩写

【雷德x你】错误

※ooc严重

“……”

凝视着他手中残缺的白色花朵,余光中,笑脸似乎开始变得僵硬。

“谢谢,很漂亮的花呢。”

在期待的目光中接过,轻拍着脑袋。

从室外捡来的野花,随处可见,脆弱的东西。

唇角弧度扩大,张开双臂扑进你怀里。

以杀戮机器为目的的改造人,诞生了本不该拥有的感情。

——失败品……吗?

赤发垂在胸前,眼底如死水般寂静。

熟悉又陌生的面容。

——“你的名字是雷德。”

没有私心什么的绝对是谎话。

——“姐姐~”

仿佛这样就能弥补曾经的过错。

‘愚蠢的想法。’

明知如此……

却在报告上写下了与事实截然不同的话。

……

“走吧,雷德。”

“如果是你,一定能——”

……

——“你的眼睛不会说谎,”

因为这句话,接下的她递过来的眼罩。

比想象中有用。

“呦,这表情不是很不错吗~”

失去庇护的脸上,挂着露骨的恨意。

眼睛不会撒谎,这句话对那个女人来说同样适用。

站在面前的虽然是我,但她却总是在透过身体,看别的什么东西。

……

——“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你是雷德啊。 ”

……

看见了随爆炸燃起的冲天火光。

END.

※求评论

※好喜欢狗狗啊

※雷德、佩利都很萌(´ฅωฅ`)

※后半段是雷德视角

我的花萝朋友

※单纯的树洞

※这是我朋友的故事

我那个朋友,把全门派都玩了一遍。
最开始我接触剑三是因为她,她想玩,但是没人陪,所以就拉上我了。
她玩的比我早,升级也快,我还在做任务的时候她已经满级入了阵营。
有了亲传师父和徒弟。
我也进了她加的一个帮会。
她之前是在另一个帮会,因为情缘她才到这的。
她情缘是个二少,她是花萝。
认识的过程大概可以写一个小说了。
有段时间她做完日常就去各门派挂机蹲人,一天一换,还不停地刷广告。
就在她第二次转到藏剑山庄,准备放弃的时候,二少密她了。
“你们帮会好像是我们的同盟帮啊。”
她没理,继续刷着白字,‘有没有二少给撩啊!!!!’
然后收到了那个二少的私聊“我给撩”
“……其实,我不会撩”
“那我撩你啊”
一个烟花就在她脚下炸开了。
情缘之后二少还说其实在花萝第一次去藏剑蹲情缘时就注意她了,只是那时候没钱买烟花,不敢搭话。
他对她很好,经常送她小东西,Q群各种秀恩爱,日常也绑定一起做,每天帮会YY都有他俩的身影。
那时帮会还是个小帮会神行跑商都没有,人虽然少但是热闹,帮主还笑着说我们一定会发展成阵营大帮。
然后人越来越多,最初的人慢慢走了,群里聊天的也都是生面孔。
渐渐的,他们也死情缘了。
二少退群,转服,这时候,她的师父,徒弟也都a干净了。
她师父,本体毒萝,小号喵姐,陪她蹲过情缘,给她包过团,日常也都是她教的。
是唯一一个认真教她的师父。
还从她那学会了隐身看苍爹扭秧歌。
那之后,她喜欢上了一个霸霸,同帮会的,虽然之后转阵营了。
霸霸是时差党,每天熬夜在群里聊天只为能和他说上一两句话,得到句晚安就能兴奋半天。
但霸霸有女朋友。
所以她从来都没说什么,直到霸霸分手,她去告白,被以“暂时不想找情缘”这个理由拒绝了。
一段时间之后,他找到新情缘了。
这么看着他,死了再找新的,三次了。
想着他刚死情缘让他静静吧,就看见他又结情缘了。
大概是高考前那段时间,或者更早。
然后前几周,他在群里直播了和情缘面基。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住了三天。
之后她上线次数少了,小号也是。
我和她吃饭的时候问她是不是a了,她没说话,只点了点头。
她说,在霸霸没有情缘的时候曾经暗示(她自己这么认为)过要不要和他情缘,她答应了,但语气特别像开玩笑,大概就是因为这个,霸霸认为她在开玩笑吧。
她说,那个二少虽然不是她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情缘,但却是印象最深,时间最长的一个。
她还说,追霸霸的时候,她问过回归的毒萝师父,不过师父不愿意搞姬。
帮会从小到大,再到小,都亲眼目睹过。现在,已经差不多废了。管理走光,帮主现充,天工也没人点了。
我写不出她给我描述的,她的江湖,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亲友,帮会,师徒,情缘,还有好多没有写上的。
二少,霸霸,毒萝,他们的故事也不仅仅是这一点。
最后,
『喃一曲风,吟一人名』
这句,霸霸为他的ID自创的诗。
好久之前,在她看见这句的时候,甚至在他没有写出下句时就对出的
『咏一首曲,叹一人心』
“我曾经玩霸刀的时候,打算取名叫柳思喃来着,不过可惜已经有人了。”
同样也写不出她曾经万分之一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