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怀

一个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的咸鱼

来预告一下之后会发的东西

雷德x你的单箭头

还有之前那辆3p车

最后是——随机角色的三角恋吧

来评论投个票怎么样,没人的话我按自己想法来

tag就不乱打了,评论什么的随缘就好

啊啊,以后就要月弧了

我开的几个坑到现在都没有填完

总之……以后更新会少很多

关于掉粉这种事,也是必然的嘛

再见咯

【凹凸男神x你】溺毙 · 三

※中间插入的是帕洛斯视角,以后视角转换那么隔开可以吗……看着应该不会太乱

总体来说,其实现在和之前相比差别大不到哪去……

撑住沙发扶手,翻身跳下,身后传来拳头打上海绵垫的声音,在那瞬间,藤蔓突破地板四处伸展开

除了这个整天想打架的家伙

“佩利,要打出去打”

“!!!!!!”

那从他掌中脱离的黑色光球带着噬尽一切的势头炸裂开,原本附着在面部上的什么东西开始松动

——弦断之声

……


睁眼,天花板依旧陌生,平复呼吸,伸手按下几乎裹住全脸的绷带

“……”

只是梦而已

握上门把,犹豫过后缓慢推开

伴着鸟鸣与刺眼的阳光映入眼帘,走廊尽头的男人依旧是他

注意到动静,那人似是有些遗憾,收回投向窗外的视线,转身

“要来狩猎吗??”

歪过脑袋,食指轻点下唇,一副万分期待的表情


——————————————————


‘操纵植物吗……这技能与那些怪物比起来真是无用,优缺点都异常明显’

丝毫没有发现她身上有哪里会吸引那男人的地方

如此思考,保持着虚假的笑脸,漫不经心地配合

——无聊的女人

——————————————————


感知身后传来异常,相信队友还是自我保护,丢掉即将到手的猎物?

眼见黑影笼罩下来,依靠突出的藤蔓跃至魔兽头顶,小腿再次发力扑向一旁,护住头部从斜坡滚落,直到被树干挡住才勉强停下

抬眼,模糊中瞧见比此次猎物更为庞大的家伙,吃力思考,却那发现躯体瞬间消散,随后响起积分入账的提示

脚步声止于头顶附近,隐约看见他蹲下身,将手伸出

“哎呀,脑袋没有磕坏吧?”

后脑长发被揪起,脸颊离开地面,如同连根拔起般毫不留情的力道

“真可怜——第一次狩猎就造成了这种结果”

一成不变的笑脸映入眼底,愈发诡异

五指从眼前挥过,他叹气,拽过手臂搭上肩膀

“如果把你留在这可是大浪费”

“记得感谢……”


※故事终于有进展了……

※女主是面部烧伤才用绷带缠住的

【凹凸男神X你】玩具箱

※ooc严重

※来自 @遥远的桥 的点文

【白兔?】鬼狐天冲

兔子眨眼间变为了人的模样,但生于头顶的耳朵,怎么看怎么像狐狸

尤其是身后那根尾巴……

初次踏入陌生世界的恐惧被瞬间惊讶冲淡,随后再度席卷而来

“这里是——”

话音未落,便有一丝冰凉抵住唇瓣,看着他放大的脸,异于常人的竖瞳,只能安静下来

“来到这里是你的愿望,我只是引路人而已”




【红心女王】凯莉

“斩首”

你听见王座之上传来的命令,仅仅两字,再无其他

拖着铁链缓慢前进,不知何处发生拥挤,使你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斩——”

那话语却突然停止,只有脚步声逐渐逼近

下巴被皮靴抬起,费力睁眼,看见女王将糖果拿出,歪头,对你露出纯真的笑

“呀~真是可爱的小姑娘~”




【红心骑士】安迷修

女王一直都喜怒无常,上一秒在她怀中撒娇的猫,下一秒就有可能变成的尸体

虽被同意居住在红心城中,但也会随时丢掉性命

这些都是那骑士告诉你的

相约在庭院角落,鲜红到仿佛浴血的花瓣被风吹起,你见他一扫之前的犹豫,伸出手

“就这么……不,请让在下带您离开吧!!”




【三月兔】卡米尔

受邀参加茶会,却发现时间还很早,现在只能坐在休息室里等待时间流逝

门被推开,那黑发少年头顶有着如兔子一般的橘色耳朵

他见你时略微一愣,耳朵也随他动作顿住,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单手抓住门把对你点点头

“让大哥他早点结束注意休息”

“……你也是”




【疯帽子】雷狮

镶满宝石的手杖在他手中飞转后被高高抛起,即将落入茶杯才被抓住

这种游戏他做过不止一次了

无视对面,仔细品尝红茶时,听见指节敲打桌面的声音

抬眼,那人单手托腮,一副玩味的表情

“离茶会结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来玩点什么?”




【睡鼠】金

于睡梦中转醒,你眨眨眼睛,感到额头被硬物抵住的触感

视线逐渐清晰,这人却抱的依旧极紧

拍打胸膛试图唤醒,却丝毫不起任何作用

放弃叹息时,他蹭了蹭你的发顶

“再睡一会,午休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柴郡猫】格瑞

似是发现你跟起来有些吃力,他终于放缓脚步,并肩而行

曲指抵住下颌,想要说出的话被你的眼神打散

拉近距离,轻揉发顶算做鼓励

然后拍回你试图去触碰他尾巴末端的手

“别乱碰”




【梦魔】丹尼尔

半梦半醒之中,恍若置身虚空

金眸白发的男人伸出右手,十指相扣

左手压住后脑,将你纳入怀中

他低头凑到耳边,轻启双唇

“这是你所期望的世界,只要你想离开,随时可以

※仙境paro……

※虽然这么说其实设定主要参考qr社的作品——心之国的爱丽丝(很棒的游戏,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尝试一下)

※为贴合凹凸人物也做了巨大改动

※如果喜欢的人多可能会扩写成长篇什么的……到时候再说好了

【凹凸男神X你】缠


※其实是男神以及男神的性转X你

※ooc严重

※含帕/佩/安/嘉/雷

【帕洛斯】

她看着铁链,似是不解的歪过头,而后明白了什么般轻笑出声,将右手比作枪的模样,抵上脑袋

“bong~”

扣下扳机

……

若初次见面,对她的印象绝不会差到哪去

但是呢……

——疯子

因口中存有异物不能说话,死盯着眼前白发女人的背影,许是情绪太过强烈,她放下烙铁,转身逼近

“知道吗?”

伸手挑起下巴,与你对上视线

“他为找你做了很多无用功呢”

拿出布料,在你想要开口时用食指按住唇瓣

“嘘……”

“乖,安静”

抚上脸颊,俯身轻吻额头

“你只是能我的东西”

【佩利】

“……”

面对她阴沉的脸,只能保持沉默

拥住你的手臂紧了紧,身旁之人在这诡异气氛中也开始烦躁起来

“你tm谁啊??????”/“放开你的手!!!!!!!!”

几乎同时出声

“哈??????”/“哈??????”

“那、那个……”

“找死吗你??!!!!”

“来啊——我会怕???????”

你的劝阻完全被无视了

……

“嘶……什么时候的交男朋友——怎么不告诉我?”

“前几天……”

清理她身上的伤口,顺便将绷带换新

“以后小心点啊”

忍不住叮嘱

她是你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你们的相遇,就像英雄救美

尽管这个“英雄”也是女性

“知道了——所以为什么要瞒我啊”

【安迷修】

“这个吗”

“?!”

你够不到的东西被拿走,顺手臂望去,看见了一个人

棕发散在肩头,有着温润微笑的美丽女人

见你转头看向这里,她眨眨眼,将东西递过来

“我是这里的管理员哦,以后有什么需要找我就可以了”

收下,抱入怀中,连她离开都没有察觉

那是怎样美丽的人啊……

捂住脸颊

……

“喂……”

飘散的思绪被强制收回,你茫然地抬头,呆望着这个男人

“以后不要在这里睡觉”

被抱起时,自然的环上脖颈

将记忆中的面容与其重叠

……是女人吗?

已经记不清了

——还在里面的人估计都已经被烧……

——喂!!别冲进去!!!!!!

【嘉德罗斯】

——来晚了

等她到达时,就只有跪在血泊中的你

吸入肺部的空气令人作呕

“哼,无聊的感情”

无视你撕心裂肺的哭喊,上前揪住你的衣领,径直拖走

“吵死了——”

……

“他就那么令你难忘吗”

娇小的身体散发无尽的威压,她看向你,发出命令

“我不需要废物”

“……明白了”

【雷狮】

“男人啊,”

“千万不能相信哦”

虽非完全赞成她的话语,但你还是点头表示明白,伸手试图拦下她倒酒的动作

“先不说这个,你别——”

“噗……你之后会懂的”

见你拿走酒杯,她也面不改色,直接用瓶子喝了起来

……

“哼~?”

“你可是好久没来了”

久违的场所,她依旧是人群中心

将那男人递来的酒杯抛开,走到你面前

“现在能懂我说的话了吧”

从头打量到尾后,她会心一笑,指尖抹干你花掉的眼妆

“……”

“你又喝了多少酒”

“啊——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开心吗”

牵引着你的手,洁白且纤细

无法让人联想到……

……

“你被拘捕了”

……

接受着他难得的夸奖,脑中却止不住想起那个女人……

到最后都在笑

——“真是恭喜你了”


※目前就这些——之后如果可能的话会写全员

※不过也快开学了嘛

※三年后见?

【凹凸男神x你】溺毙 · 二

OOC严重

※可能会是all……?

“到底是为什么要把这女人带回来啊——”

“走了,佩利,难道你没见过女人?”

咒骂声逐渐远去,躺在床上的人抬起胳右臂,盖住双眼

“麻烦……”

记忆从匕首捅进胸膛开始就模糊起来,像是有意识的压制,阻止将那真像显现

若是那时被解决也算不错,但现在不知为何被带来这里,或许那些人只是想逗猫也不一定

掀开被子,翻身落地,该怎么逃出去,这是个大问题

窗户打不开,如果强行突破……他们耳朵肯定没问题

右手抓住把手,细小的藤蔓顺掌心爬出,深入锁孔

轻响过后,推开木门

刚好与不远处的金发男人对上视线

“——”

植物缠住脚踝将他拖在原地,张口的瞬间扑过去捂住嘴

虽然这大块头倒下的声音不是一般的大

‘完了……’

怔愣时被掀翻在地,后脑遭到重击

在满心不甘与他毫不留情的嘲笑中又一次昏厥过去


……


“所以我说嘛——早该把她绑起来了”

“这么粗鲁小心以后没有女朋友哦,蠢狗”

身体被粗绳缠住,后背贴紧墙面,完全无法动弹

像是不曾听见交谈般安静,做着无声的抵抗

即便预料到这种结局,也不能坐以待毙……

塞在口中的布料被拿开

“你——”

“我允许你留下来”

疑问还未抛出便被黑发男人打断,用着绝对的语气,不容抗拒,嚣张至极

“昔拉,大赛排名第15位,如何?”

加入他们的确是没有任何坏处,舌尖滑过下唇,润湿干涩到开裂的皮肤,况且这次决定关乎性命

没人会自寻死路

抿唇,略微思考后缓缓开口


……

睁开眼睛,天花板依旧陌生,身上的痕迹也未消去

那绝对是最痛苦的捆绑经历,大腿仿佛要被生生勒断

不担心叛逃,因为根本没有那种力量

与海盗团为敌……至少现在还不行

起身检查衣物,没有发现异常

深吸气,僵硬地推开房门

站在走廊尽头的男人是帕洛斯,他察觉到响声,转头冲你笑了笑,不……这表情与平常相差无几,仅仅是不曾褪去的温柔假象而已

“感觉怎么样?”

“……很好。”

短暂犹豫后给出答案,右手不自觉的握紧门把

“哎——?是吗?”

他离开窗口,缓慢靠近,故意拉长语调,似是惊讶的睁大眼睛

“你在紧张什么?”

明明是一副正常不过的表情,却依旧感到压迫感逼近

“呵……我可不会吃掉你”

※写的比想象中长很多……害怕(抖)

※大概依旧会是海盗团主场

※不定期更新个人番外

【凹凸男神x你】溺毙 · 一

※大概会是all……

※第三人称

※以及女主的名字……私心设定是有的不过你们觉得不好带入我会去掉,或是尽力不让它出现

断肢散乱在血泊之中,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现在,努力活下去吧——”

掺杂着电流音的广播声戛然而止,原被掩盖的绝望哀嚎冲进脑海,指尖泛白不自觉地抠破皮肤,想要停止悲鸣却仅是徒劳

发丝被凝固的血块连结,灼烧感还未完全褪去,早已面目全非

又有人倒下,尸体被撕裂,压抑几乎破口而出的尖叫,摇晃着站起身

——活下去

只有这一个念头


……

草地的清气掠过鼻尖,冲淡了血腥

呼出一口气,拍开身上的土屑

最近总是想起那些事,明明已经过去将近十年了

皱皱眉,甩掉本不该存在的想法

轻吻缠绕上腕部的藤蔓,倾听漂浮于空中的微弱声响

“……啧”

‘异常麻烦的家伙’

……

勉强挡下一击,力道之大令她手臂发麻

转动手腕,快速挥开,利刃如愿划破皮肤,露出一片惨白

“他估计是不行了吧……”

“快点结束啊……”

“干脆点不行吗……”

人们对此指指点点,讨论声不断传入耳中

对面男人的模样……

小腹上的伤口因运动而裂开,滑出一小段肠肉,全身各处的刀痕均是深可见骨

——“如果不杀了他,死的就会是你哦”

——“啊——你不杀他的话,在你之后,我还是会把他杀死的”

脑中回荡着那人的话,如同免罪符


……


闭眼,大量植物破土而出,短时间内在面前合成了围墙

向后翻滚避开那人突破墙壁击中地面时扬起的碎石

“就凭这种东西也想挡住我?????”

“你太心急了,笨狗”

“……看来比想象中要棘手,大哥”

“不要为这种鶸浪费时间,速战速决”

抬眸,看清他们的轮廓,抬起贴于地面的右手,绿光乍现

“真是意外……”

疯长的藤条划破掌心,随着血液渗入,植物运动也越发迅速

无论怎么看都没有活下去的希望

——脱离人群的选择是错的吗?

微弱的气流拂过后颈,前扑躲开而后转身,握住其中一根向那甩去,被打中的人化为黑雾散开

还未稳住身形就感到腰部传来的剧痛

掌控藤条拽开男人,顺手掏出绑腿中的匕首

在植物碎裂时偏头避开攻击,用力刺入他的胸口

tbc.

※我……又挖了一铲子

※啊啊啊——填不完了啊——!!!!!

※帮我踢下凳子谢谢

※不懂设定的看这里↓
在第一段里是让一堆孤儿自相残杀挑选最终的实验体(最后并不是只留下一个),女主失败了,最后躺在地上勉强还剩一口气被人发现卖到了杀手组织里,第二短插入讲的是被迫杀人
还有不懂的直接评论问吧……

【凹凸男神x你】女巫小姐·叁

※ooc有

“关于公主殿下之类的……”

挥动魔杖,将堆放在桌角的书籍依送回架上。

“最先想起的肯定是龙吧。”

公主、勇者、龙,早已读腻的故事。

被所有书籍描绘得十恶不赦的龙,实际并没多少人亲眼见过,仿佛约定俗成般给那美丽的生物蒙上灰尘,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前辈的描述与你曾确实接近过。

阳光映上龙鳞时的耀眼,与他飞翔在天空中的模样

美丽,强大,沉淀漫长岁月的……紫色眼眸

彼时尚幼,无知无畏,相遇的美好,深刻在记忆深处

想到这里,不禁勾起唇角

“你笑什么????”

可能发呆时间过长,你感到额头被敲了一下

“没什么”

拍开手,揉揉有些钝痛的额头

“力气真大”

……

“这次赏金挺多的哎,你不去?”

“……不去”

将武器收好,银发男人拒绝了建议

“那可是龙啊,如果是你肯定没问题——”

无视他的话,指尖不自觉的敲打着桌面

‘龙’

缓慢闭上眼睛

……

——“啊——魔女吗”

——“将罪恶斩尽吧,这一切都是为了上帝”

——“您说呢,安迷修大人”

凝视摇曳的烛火,回想着方才与那些人的对话

室内仅剩这一点光源

除去蝉鸣,便无法听到其他声响

——……当然会根除

将火苗熄灭

※我决定填坑了

※至少把这篇填完再说

【安迷修X你】君王

“这世间的一切,均掌握在妾身手中”

“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除了——”

“爱”

“我忠诚的骑士啊,去找到它,来献给妾身”

……

“你此行的目的呢——安迷修”

坐于王座之上,你俯视着跪在脚边,神情温柔的男人

“陛下,您要的东西……”

他吻过你的指尖,抚上手背,将手掌轻按在胸口

“它一直在这。”

爱……?

有什么在掌心下跳动,灼热且充满生命力

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得到它的人,会感到无比满足”

与母亲的话语截然不同

……

“你可知罪”

……

整洁的骑士服被磨破,于刑台之上,他抬头仰望,面带微笑,一如往日向你宣誓忠诚的模样。

“……”

钟声敲响

顷刻间,火焰便将那身影吞没

心脏如同终于开始运作般,止不住抽痛

扶住栏杆,勉强维持站立

想要抛开一切,将压抑在喉间的什么东西发泄出来

却仅仅是张开口,再无其它

或许在那瞬间确实感到了名为“爱”的感情

但……

“你骗我……”

近似哭泣的呢喃

并非满足,而是愈发空虚

——“它一直在这里,我的陛下”

依稀记得,那日在掌下,炙热跳动着的心脏

——“胡说,明明什么都没有!!!”

——“不!我怎么敢……”

END.

我差不多就这样吧

该说是瓶颈还是什么东西

……

本来是想写一个系列的,结果其他几篇憋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