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怀

【雷德x你】萍水相逢

※ooc有
※请注意避雷

‘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他了。’

避开向你挥来的利爪,趁它还未反应过来时一枪捅穿它的肚子,将它钉在了地面上。

——狩猎成功

‘完全不知道。’

关掉积分页面,拔出长枪,准备转移,进行下一次猎杀。

“……”

余光中窥见了那个男人。

红发……

“啧。”

不快的咂了咂嘴,改变注意,转身向着与他们完全相反的发现走去。

不仅因为那个战斗狂,还因为他身后的男人。

雷德。

你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名字。

大赛初期,就是因为他的一次多管闲事,你才活到了现在。

然而再次睁开眼后,男人的身影早已不见。

什么也没留下。

之后依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步走到了现在。但与他的再见却像是戏剧般

——“雷德!”

——“你谁啊??”

不仅如此……

——“祖玛!祖玛你别走啊!!!我真的不认识这个女人!”

刺骨的寒冷围住身体。

将你完全忘记了。

“哈……也是,那时弱小的我,怎么可能被记住呢。”

长久以来你追寻的男人,对你造成了各种意义上的巨大伤害。

……

“……”

又是一次偶遇,不过只有他一个人。本想与往常一样离去,却被突然叫住。

“喂!那边那个奇怪的女人!”

‘真是没礼貌。’

这么想着,但身体还是听话的止住了脚步。

“第一次见面我就想问了,”

“你是不是暗恋我。”

完全无法预料的展开。

“虽然我知道我很帅,可是我有喜欢的人,”
‘那个人叫蒙特祖玛。’

在心里为他补上了接下来的话。

“如果是因为这种事情,你完全不用叫住我。”

转身,离去。

——……至少他对你有印象不是吗,

炫目的太阳悬挂在头顶,令人烦躁的闷热。

——虽然将那时的事完全忘了。

‘不过已经够了。’

路人就路人,这个距离刚好。

能止住杂念。

……

总会有人想要杀你,为你醒目的排名,与获胜时得到的积分奖励。

“一群自不量力的蠢货。”

挥动长枪,划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气刃,所及之物皆被拦腰斩断。

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

“这边好像藏了个家伙呢。”

枪头指向一旁的草丛,你慢慢靠近。

“?!”

用枪身挡下来人的攻击,视线上移,看见了你最不想看见的东西。

“是你!?”

挑开他的双手,

“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嘛,”

做出防御的动作。

“你也是来杀我的?”

“不,我是来找祖玛他们的。”

“……”

‘所以只是误打误撞的走到这来的。’

收起武器,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女人,报上你的名字吧。”

听见他如此说,

“我的名字你不需要知道的。”

冷淡的语气掩饰不住喜悦,但……

不需要知道。

只是个路人而已。

……

被敌人包围,元力耗尽没有一丝胜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却止不住流淌出来。

无比刺耳,不像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

——即将在这里结束。

有什么好可惜的,在参加比赛的一刻起,这结局就已注定。

不再躲避,迎着利刃战斗。

无数穿着长袍的人倒下,不断有人替换上来。身体上没有一寸完好的皮肤,痛感早已消失。

握紧长枪的手渐渐失去力量,听见了划破空气的声音。

“噗——”

“咳咳咳,咳咳……”

如纸片脆弱的身体被折磨的千疮百孔,大量鲜血涌出,不住咳嗽。

——……还在期待着什么呢。

——真是幼稚的想法。

即使如此,也想见他。

明知这是妄想。

——男人啊,都喜欢漂亮的女人哦。

为这句话留的长发,沾满血污。

这么想来,一定十分狼狈……现在这副模样。

——我……一点也不漂亮。

视线模糊起来,

——所以……才不会被喜欢吧。

身体变得冰凉。

END


※啊……雷德
※他有那————么好
※因为今天是他生日所以赶出来的小短篇
※最后
※生日快乐,雷德。

【凹凸男神x你】标记

※ooc有

【格瑞】

你坐在他腿上,听着吞咽液体的声音。

……浓郁的奶香味。

因为靠太近而沾染到的,他的味道。

“我去一下……”

刚准备站起身,就被他按了下去。

“现在这样就很不错。”





















【金】

“给你这个!”

他给你戴上了一顶和他同款的帽子。

“突然……怎么了?”

“嗯……啊,这个……”

——谁会说是为了看起来更像情侣啊





















【嘉徳罗斯】

‘好像贴上了什么东西。’

“不能撕下来。”

阻止你试图想要撕下来的举动,他后退几步看着你,满意的点了点头。

略带喜悦的表情。

‘真是个孩子……’

转头看向镜子才发现他刚刚贴在你脸上的是星星,与他一模一样的星星。

这算什么?宣誓主权吗?

“现在,”

“你是我的了。”





















【雷狮】

他总是喜欢在你身上留下印记,尤其是脖子。

害得你都不能穿低领的衣服。

“唉——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勾起你的下巴,磨挲着你的唇。

“能让别人知道……”

在你准备挣脱时,吻了上来。

“你有男人了。”





















【丹尼尔】

他熟练地绑好辫子,最后还不忘给你系蝴蝶结。

“完成,”

从身后抱住你,挑起一绺发丝,轻蹭着脸颊。

“很适合你。”

那双无论何时都带着笑意的金眸看着你。

——这就是你的天使吧……





















【鬼狐天冲】

“过来,”

今天他的心情似乎格外愉悦,连语气也轻快了许多。

‘这……’

套在你脖子上的,是传说中的项圈。

“怎么样,我的眼光很不错吧。”

与给宠物的不同,似乎是……

‘不能想下去了。’

“不错是不错……”

“那就不要摘下来了,”

话被打断,他带着不容置疑的微笑。

“记住哦。”





















【佩利】

眼睛被遮住,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

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均被一一咬过,留下虽未出血,但一时无法消除的痕迹。

“佩利……”

——他在不安啊。

抚摸他的头发,感受着掌心处传来的颤抖。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那时说出这种话的他,是有多害怕呢。

“我不会离开你的。”

温热的液体滴在脖子上,他松开禁锢你的手,死死抱住你的腰。

“如果离开我的话,”

“就杀了你。”

“嗯。”

※其实,丹尼尔给你的发带。是从他身上扯下来的。(X)
※佩利真的超——级萌啊_(´ཀ`」 ∠)
※虽然知道这句话没什么用,但我还是要说
※求评论

【佩利x你】兽


※内含大量私设

※世家千金你

※ooc有

他死死盯住你,喉咙中传出疑似野兽的低吼。

深可见骨的伤痕遍布全身,脸被血污与灰尘覆盖,只能剩下一双明亮到可怕的眼睛中发现他还未流逝的生命。

‘危险的人,’

靠师父的教诲能辨别出这人的危险性。

‘不过……’

伸出手,仿佛没有看见他越来越危险的眼神 。

‘救死扶伤是根本吧。’

“别动。”

抱着这种想法,将精神集中在贴在他头顶的右手上。

柔和的光芒从掌心溢出,浸入男人的每一寸肌肤。

基本的戒备心还是有的,你仅是将他裸露出来的伤口愈合了而已。

看他支撑着地面,试图站起来的模样,你后退一步,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带伤的身体……应该追不上吧。’

然而事实证明你的想法错了。

快到肉眼看不清的动作,下一瞬,剧烈的疼痛从腹部蔓延开。

精致的肉体,带着些许薄汗,因未完全愈合的伤,而咬紧下唇,血珠渗了出来。

那双眼依旧盯着你,用你曾在野外见过的,野兽看猎物的眼神。

可能会死在这也说不定,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恐惧,浑身发颤。什么也无法思考,反抗不能。

在他举起拳头,准备给予你最后一击时,身体似乎受到什么刺激般抽搐,而后倒下。

‘真是……可怕的男人。’

思绪还停留在上一秒,停留在即将面临死亡的恐惧中。若是当时将他的伤完全治愈……不敢想下去。

“真是不知感恩的家伙。”

深呼吸,平稳心情。转身回……

依旧明亮的眼睛,瞳孔是异于常人的竖瞳。想让这双眼睛保持耀眼的光,不知为何依然会有这种想法。

也许是单纯吧,从中看不见任何杂质,纯粹到异常。

他大概是了解到你对他没有任何威胁而无视你,审视周围的环境。

将装有药品的瓷瓶放在他附近的空地上,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你远离了这个地方。

……

阴云密布,今天又是无法外出的一天。

那次隐瞒父亲,私自逃出宅邸,你受到了应得的惩罚。

惊险无比,险些丢掉性命的感觉,不想体验第二遍。

隐约听见敲窗户的声音。

“是谁?”

推开窗户,雨水打湿了袖口。

——什么也没有。

准备关窗的瞬间,看见了放在书桌上的瓷瓶。

混着风与水的寒冷,花纹与那天留下的完全一样。

攥紧瓶子,室内完全没有外人来过的痕迹,除窗口外,没有任何沾水的地方。

“应该没有危险吧。”

何况在家,侍卫也不是白领工钱的。

自言自语着,将瓷瓶放回了架子。

在那之后,你会时不时在桌上发现……花。

残留着清晨露珠的幼小的野花。

与他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的,柔弱娇嫩的花朵。

“为什么要送我花呢,这位先生。”

终于有一天,在他还未离去时发现了他。

“啊啊,这个……”

他挠了挠头发,一副困扰的样子。

“如果您想报答我,不用送花,有时间过来,对我讲讲外面发生的事就足够了。”

……

“我和你说啊,今天……”

今天他也是一脸兴奋地跑过来了。

“好好好……”

而你一脸无奈地应付着他,为他处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

其实说完那句话就后悔了,对曾想要杀死自己的家伙提出那样的要求,心也是大。

但意料之外,那家伙爽快地同意了。

——“别看我这样我也是有名字的啊,叫佩利。”

还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熟识后,一扫之前的暴戾,变得异常可爱。

‘就像……’

“喂喂——有在听我说话吗??”

似是察觉到你的心不在焉,他抬起手,在你面前挥动起来。

“当然有认真在听呐。”

你揉着他的脑袋,点了点头。

‘被驯服的狗。’

“哼~~”

完全相信你的话,还扑进怀里,到处乱蹭。

‘粘人的大型金毛。’

抚摸着他的金发,如此想到。

‘这种时间不会长了……’

“佩利,”

“?”

“我给你梳一次头发吧。”

“好啊。”

依旧明亮的双眼,如同清澈到无可挑剔的宝石。虽长但不乱,能闻到干净的味道。

……

——“要我带你走吗?”

依稀记得那时他难得认真的表情。

父亲已经发现佩利的事,只是没说破而已。

从曾经与他交谈中可以得知,我被规划好的未来。

与其这样……

我握住他伸向我的手。

——“好啊。”

……

“啊啊——你又走神了吧!!!!”

身旁的人在因你的忽视而发脾气。

“我都在你旁边了,你还想着什么呢?”

如同孩子一般的占有欲。

“我在想你哦。”

以及容易害羞的性格。

虽被驯服,但依旧保留野性的,你的野兽。

END


※感觉ooc有点太严重了……
※越来越意识模糊的产物
※但疯狗很萌不是吗
※最后日常求评论
※以及……你们觉得雷德怎么样

【凹凸男神x你】当你成为他的敌人

※来自小可爱 @呆毛长 的点文
※ooc有
※因为种种原因今天没办法两连更了

【格瑞】

“……”

第一眼就发现,他残破的烈斩。

只要现在出手,以你的力量是可以轻松除掉他的。

对……只要现在杀了他……

握住刀柄,下一秒就可以看见雪白的利刃。

可为什么还是那副表情。

——仿佛没有在意的东西一般……无视一切的表情。

“切,”

松开手。

“滚吧。”

——若赢了,便是胜之不武。

‘对,一定是因为这个。’

“呵……”

无视了他的笑声。




















【金】

“就这么想死吗。”

利刃抵住脖子,若是再动一下,就会划破皮肤。

“你不会杀我的,”

他如此说道。

“!!!”

“因为你的手在抖啊。”

温暖的手覆上脸颊,表情丝毫没有因刀刃的刺入而改变。

“你是笨蛋吗?!!”

血顺着皮肤流下,浸湿了领口。

鲜红的……

“……所以回来吧。”




















【雷狮】

“哈哈哈!!”

耳边是他异常嚣张的笑声。

脸颊被迫紧贴在沙地上,因男人的动作而磨破。

“看见你这么狼狈的样子,”

似是觉得这副模样还不足以泄愤,他又抬起脚,踩了下去。

“真是令人心情愉悦。”

“疯子。”

余光中,是他恶劣的笑脸。

——真是欠扁……




















【鬼狐天冲】

血液喷涌而出,无数生命沉睡于此。

——他为杀你可算的上是大费周章。

那些家伙像是不知危险与疲倦,一波接一波地涌过来。

“啧,”

一时疏忽,手腕被割伤。无法挥刀,简直就是个废人。

完全无法理解他为何对你这么上心。

围困在中央,无法抵抗。

——比起被俘,还是自我了结吧。

只要……

……

“我给的任务,不是活捉吗?”




















【丹尼尔】

无论何时见到他,都是一副圣洁到不行的样子。

高高在上。

令人产生毁坏的欲望。

就连现在,也一样。

无比烦躁。

想看见他褪下外表,疯狂的模样。想看见他……沉浸于欲望的表情。

不过这一切在捅穿他胸口的瞬间,就已经变成了,不可能。

想要从那双金色的眼眸中窥探到什么,没有任何结果。

“……”

惋惜,亦或是痛苦的声音。

再也不能明白了。




















【嘉徳罗斯】

——这个人,

无法躲避,只好正面接下一击。

吞下涌上喉头的鲜血,听见了破碎的声音。

——是个疯子,

下一秒,就能结束了。

若是被他的神通棍打到,不死也残,何况……

你曾经想要杀了他呢。

——沉迷于战斗的疯子。

……

‘这个女人,不过如此。’

我俯视着她未冷的尸体,如此想到。

‘本以为会是不错的对手,看来我高估她了。’



※日常求评论

【凹凸男神x你】请求

※ooc有

【格瑞】

“格瑞,”

“?”

他疑惑的望着你

“草我。”

“咳咳!”

似乎是因为受到惊吓而被呛到了,他放下杯子,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当然知道。”

——然后你们哔了个爽




















【金】

“草我。”

你眼睁睁的看着他在地面上摔倒了

“怎怎怎么突然这么说”

坐起身,揉着蹭破皮的鼻尖,脸上还有可疑的红晕。

“草我。”

——那之后你好久没见他,估计是害羞过头了吧




















【鬼狐天冲】

“鬼狐大人,”

那人侧过脸,停下脚步

“请抱我。”

“呵,”

轻笑一声,他隔着布料抚上昨晚给你印上痕迹的地方。

“真是罕见啊……”

用着温柔到极致的声音。

“放下矜持过来求欢的你,”

“我很喜欢。”

——三天没有下床




















【丹尼尔】

“抱我。”

他的眼眸暗了暗,随后抱住你。

沉浸于肉|欲的裁判长大人啊……

多么迷人。

将衣袍扯碎,染上爱的味道。用津液湿润欲|望,深入喉咙深处。

没有错。

迷恋到连呼吸也被牢牢控制。

仅仅是爱而已。

越来越无法承受,不要停止索求。

——以爱之名,支配着你。




















【雷狮】

从胸口下滑到禁忌之地,他捉住你不安分的手。

“我可以把这当做你给的暗示吗?”

极为轻挑的声音。

但……

“草我。”

你爱死了这声音。

用力一推,便躺在柔软的床铺上,随之附上来的便是他的身体。

爱上了他沉醉于你的表情。

不住的律动,用全部去迎合。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

——“我爱你”不知是真是假的话。




















【嘉德罗斯】

(你认真的!?)

(对这么小的一个孩子!)

(你忍心吗???)

(真是……如果想看就往下翻吧)






















“……爱”

看着他稚嫩的包子脸,将要说出的话堵在喉口,不忍吐出。

“嗯?”

无法道出真心话令人烦恼。

勾住脖子,将唇献出。而他也毫不客气,吻上,侵入。

听见他意义不明的冷笑。

顺势做了下去。

……

上瘾吧,就这样停下来是不行的。

……

“你这声音只有我能听到,这姿态只有我能看到,明白了吗。”

下巴抬高,未来得及回答,便被堵住。

如同撕咬般,毫无技巧的亲吻,隐隐尝到了几丝血腥。

——说,你是谁的东西。






※啊!!!!!!!!!!
※一天两更!!!!!!!!!
※我从来没有这么佩服过自己。
※神清气爽
※最后日常求评论。
※以及点文是有时间限制的。

【凹凸男神x你】日后


※ooc有

【格瑞】

休息吧

第一次之后不是很难受吗

想吃什么我去做

——积分什么的之后还会刷上来,不急










 









【金】

呃……

不知道为什么就发展成那样

现在还难受吗

——虽然那时候很舒服就是了









 









【嘉德罗斯】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

还把我当小孩子吗

看来不再做一遍你是不会清楚现状了

——我这是犯 法了吗









 









【丹尼尔】

流了很多血

很痛吧……可惜我没有什么方法能减轻这份痛苦呢

你这几天留在这里好了

——不会有人知道的









 









【雷狮】

在外面做了……

虽然对我来说没什么

不,造成这种结果也有你的错吧

——好好好,下次在室内









 









【安迷修】

啊,您终于醒了。

累不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抱歉……昨天可能有点太用力了。

——下次会注意的









 









【鬼狐天冲】

嗯?

你今天没有任务

好好休息吧

——晚上继续









※这么写下去我仿佛可以日更
※日常求评论

【占tag抱歉】

一觉起来就过百了

最喜欢你们了么么啾 ( ̄3 ̄)

那么,现在可以点文哦

凹凸的,狱都的,赛尔号以及摩尔庄园的男你段子或短篇 (短篇……可3p )

不过段子短篇都要自带梗

以上

没人自删

【凹凸男神x你】意外


※论你差点惨死在其他参赛者手里
※原来tag是有限的啊
※ooc有

【金】

你们给她的痛苦

我会加倍偿还

做好觉悟吧

——大哥你谁啊?!!!!!!!






 
 





 

【嘉德罗斯】

虫子就是虫子

还敢伤她

真是一点自觉也没有

——朕允许你们退下了吗









 





 

【格瑞】

“咻——”

“咚!!!!”

“哗啦哗啦哗啦——”

——呵,你们没有下次了。









 





 

【雷狮】

就是这个家伙吗

真不知道该佩服你的胆量,还是愚蠢好呢

也不看看她是谁的人

——我的东西你也敢碰?









 





 

【丹尼尔】

滥用职权什么的

你不说就没人会知道

所以……成为大赛的一部分吧

——睁开眼睛,已经没事了。









 





 

【鬼狐】

注意点

别弄死了

来,你觉得下一次是手还是腿呢

——因为爱好而收集的东西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呢









 





 

【安迷修】

抱歉

我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我保证

——让您受惊了我的公主殿下。

※第一次尝试写这种类型的段子
※想知道你们会比较喜欢哪种
※最后日常求评论啊小可爱们puq

【凹凸男神x你】微不足道的感情啊

※ooc有
※emmmmmmm
※注意避雷

丹尼尔

没有怪物般实力的你,只是个排名100以下的小角色而已。
但就算这样,
“啊……”
自第一眼看见他时,就被吸引。
仿佛不存在于这个肮脏世界里的,圣洁的人。
——想被他纯金的眼眸所注视,仅仅是这样就能满足了。
卑微的愿望,不敢奢求再多。可就算是如此的愿望,也无法完成。
没有力量,将在那一天成为这大赛的一部分。
——想见他
这念头无比强烈,超越了对生的执念。
……
身体逐渐消失,化作粒子飞向天空,
——请看我一眼……丹尼尔大人
在颤抖,因为对未知的恐惧,还有不甘。
空中他的虚像,依旧无比耀眼。

格瑞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
神情冰冷,连剑气都带着刺骨的杀意。
“想要杀了我吗?”
堪堪避开他挥舞的烈斩,声音不自觉得颤抖起来,你本以为你们是朋友。
堪比怪物的实力,认真起来绝对不会是对手,就像现在。
虽没有伤到要害,但全身各处已是遍布刀痕。
结局早已注定,可是……
“为什么啊!?”
得不到回答。
在原地止住脚步,身体被穿透。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意识开始涣散,
恍惚之中,面前的人似乎开始颤抖。
——为什么,
永远不会知道答案。
刺目的红,
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呢。
虽不记得了,但一定不会是红色。

嘉徳罗斯

——只有一人能活下来。
不知多久前,曾听过这句话。
怀中之人有着柔软的金发,以及如孩童一般的脸。
毫无防备的睡颜。
这是不行的,
明知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却还是放任自己就此堕落。
——至少在那之前……
指尖自眼角划下,到唇缝之中,在他上留下一吻。
“只能到此为止了……”
……
那一天,他将武器指向你。
愤怒的质问为何背叛他对你的信任,
而你只是坐在废墟中不发一语。
有什么碎裂了,有什么消失了。
也许直到最后,他才会明白吧。
——不过啊……你已经看不见了
……
“为什么在笑啊?!你这个虫子!”
一片寂静

金/黑金

——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熟悉又陌生的人。
除白发红眸外,与金几乎完全相同的人。
强制分开到极限的双腿,束缚身体的黑带与丝毫不顾及你感受的他。
每动一次都是折磨,是对身与心的鞭挞。
‘金……’
——无法反抗
是不是死掉比较好。
这之后还有脸见他吗。
不想思考下去了。
……
一直都在微笑,似是毫无烦恼,被所有人爱着的——你的少年。
“为什么什么都没说就退队了啊!!!”

雷狮

“哼~”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你,
还时不时扯扯你头顶的耳朵。
“稀有的人形魔兽?”
很想逃走,想现在就跑掉。
‘不可能逃走的’
当初就不应该来这边,不听母亲的话。
“意外的得到了好东西呢。”
耳朵被他用近乎要撕扯下来的力量揪着,不敢反抗。
‘如果反抗的话……’
你从男人身上嗅到了血的味道,不只是魔兽,还有人类的。
‘会死。’
天知道被他带走之后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呜……”
越想越害怕。
“哎?”
“呜哇——妈妈!!!人类好可怕!!!!!!!”

鬼狐冲天

男人都会有需求,在场面开始不可控制时,也就随他去了,关系若是发生改变再也无法回归原样。
依偎在他赤 裸的胸膛上,看似瘦弱的人实际上意外的有肌肉?
他阻止了你想去捡起面具的动作,含住耳垂,湿热的气息呼在脸上。
‘痒……’
“那个坏了,明天给你换。”
……
腹部被黑色的箭头穿透了。
颊边溅到了液体,本应熟悉的温度却在此时却险些将我灼伤。
“你这个!!”
不应该此时出现在这里的人。
本以为她是不会违抗命令的,真是……
——愿意为你献上我的生命,鬼狐大人。
跪在地上,亲吻着我的鞋尖的人。
兑现了她的话。

※日常求评论啊小可爱们QWQAQ

【赛尔号男神x你】于黑夜中绽放

※来自 @可苏 小天使的点文,好像时间拖得有点长了,啊哈哈
※ky退散
※ooc有

雷伊

——那就是你曾经的世界吗?
抚着冰冷的单面玻璃,你从这无法逃脱的牢笼中窥视外面的世界。
因心上人的一瞥而兴奋,因日常测验而苦恼,因别人的无心之言而纠结。
——是吗?
‘大概吧,’
无法否认什么也无法去肯定什么,什么也不记得。
“过来,”
站在门口的男人开了口,那是不容抗拒的命令。
收回视线,不带一丝留恋地转身投入他的怀抱,冰冷无比。
身上并没有属于人类的温暖,短暂的不适后便平静下来。
“想我吗。”
“想。”
没有犹豫,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话语。分不清究竟是自己的真心还是仅为取悦他,取悦这个掌握着你全部的男人。
五指插入发丝之中,凑向你的脖颈。紧贴着柔软的肌肤,感受着你的气息,生的气息,他轻声说道:
“叫我的名字……”
熟悉的疼痛,现在早已无动于衷,
……
“雷伊。”
——凋零的花瓣被小心收集起来,还原出了了无生气的成花。

盖亚

——他们是非人的怪物,
眼前的吸血鬼半蹲下身,眼神之中有着丝毫没有遮掩的对你的兴趣。
“难得有一个纠缠了这么久,看来你们也不全是那种废……”
话语在他掀起你为隐瞒身份而戴的面具时,戛然而止。
“怎么是个女人??”
语气是显而易见的惊讶。
——没有感情,
“咳咳!”
捂住被他打伤的小腹,血液涌上喉头,瞬间就吐了出来。
空气中满是你的味道。
他的眼眸微微泛红,你清楚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摸向绑腿中的匕首,身为血猎的自尊不允许你堕落成那种只知道渴求鲜血的怪物。
——所以可以豪不心软的斩杀他们。
“呵,”
男人轻笑一声突然踢飞你余下的唯一利器,而后粗暴地拽住你的头发,低头附上你的嘴唇。
并不是吸血,仿佛仅仅为了吞下你口中残留的血红,不留一寸空隙,全部舔过。
‘但这……’
无法反抗,不仅是对实力悬殊的恐惧,还有对他如此行为的惊讶与厌恶。
“好好感受这种屈辱吧。”
他明白,这行为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满心不甘的你,咬破了他深入你口中的舌头。也不顾他会不会发怒。
头发再次被拽紧,强制分开,用力向下,脸颊被迫贴紧冰冷的地面。
从余光中看见,他舔去自唇角流出的鲜血,一脸笑意地注视狼狈的你。
“所以说,我喜欢会反抗的猎物。”

卡修斯

有人在向你接近,脚步声在安静的房间中格外突兀。
除了那人还能有谁。
“……”
止步于面前
“我的妹妹,”
他怜爱地磨挲着你的眼角,在眼帘烙下一吻。
在他拥住你时,也引导着你的手附在脸颊上。
“哥哥……”
黑暗之中,不再是孤身一人,从身旁传来的香气令你无比安心。
浓郁过头的香味。
本能地朝那源头凑去,含住,吮吸。伸出双臂环住印象中他那纤细的身体,对方也将你拥得更紧。
生来体弱的女孩,无法自己狩猎,只能依赖继承两人份力量的兄长。又因意外,视觉被夺走,以保护她为名,连房间都被禁止随意出入。
除了平时照顾你的女仆,唯一认识的就只有他了。
“请不要离开我,哥哥。”
停止进食,你仰头看着他,你的兄长,你的爱人。
“我保证。”
抹去你唇上的血,他如此说道。

布莱克

当你察觉的时候,视线早已开始追随他了。拥有墨色长发却一点也不女性化,实力异常强大的他。
不知第几次将写满他名字的纸张撕碎,扔掉。
‘真是太奇怪了。’
这根本不像你。
‘为什么看见他的时候……’
‘不,大概是想多了吧。’
“再来一杯。”
拿起面前的酒杯,再次一饮而尽。
“再……”
“你喝多了。”
有人止住了你即将抬起的手。
听到这句话,才看见堆在你手附近,如山的空酒瓶。
“啊……一不小心,”
转头看向阻止你的那人,却只看见如墨般的长发。
“小姐,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打消起身就走的念头,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感到她的身体僵了那么一瞬。
“哈哈,小姐不用担心,毕竟都是女生我也对你做不了什么。”
“只是……真的很像啊,”
“你喜欢他?”
“喜欢,大概吧……”

※对了对了,我等几天会写凹凸世界,各位小可爱有什么喜欢的角色可以写在评论里,没有的话我就只写鬼狐和丹尼尔。
※还有最重要的,求评论